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http://www.zgszrkdak.cn或http://www.zgszrkdak.com)是国内率先开发建设的集失踪人口建档存档、启事发布、查询比对、大数据人脸识别及公众平台、影视新媒体传播等为一体的专业融媒体综合寻人服务平台,旨在助推广大失踪家庭寻亲圆梦。
2008年1月,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寻亲项目研发团队正式组建,各有关专家学者、技术人员、专职志愿者先后投身于寻亲平台的开发建设。2010年1月10日,主平台搭建及寻人认亲系统研发工作全部完成,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正式开通上线。
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平台上线后,相继建成纸质版和电子版相结合的两套科学、规范、精准的寻人、寻家启事档案;开通了覆盖全国独立省、区及国外35个区域寻人平台;成功创建“重点寻找”紧急寻亲服务专题并启动与之匹配的专业寻亲方案;国内首个“寻人影视”基地投产,大型公益寻亲纪录片《中国寻亲》和寻人短视频《寻亲的路》正式开播,全网收视;开设了“比对认亲”、“两微寻亲”、 “说说心里话”、“寻亲投票”、“寻遍中国”、“寻人大典”、“社会救助”等多个寻亲活动专题;刊发两期《寻人大典》和一套《寻遍中国》寻亲挂历;“中国寻人大数据”正式建成并全面投入寻亲;整合寻家资源,制作掌中“万人寻家图”并播发两期;成功研发“人脸识别”比对系统,实现了全网络寻人大数据资源整合并投入比对寻亲;与全国各地2000余个救助管理站和未成年人保护中心积极建立长效联合寻亲救援机制;与各地警方、DNA采血鉴定机构和各级卫视、网络新媒体等长期联合,献爱寻亲;相继牵手阿里巴巴大鱼号、腾讯企鹅号、头条号、百度百家号、搜狐、爱奇艺、芒果TV、新浪视频、乐视等30多家主流视频、新闻发布门户,携手打造新媒体影视寻亲“圆梦”效应。
多年来,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立足平台创新,牢记团聚使命,砥砺寻亲圆梦。始终坚持搭平台、送温暖、唱主角、促团圆,长期与广大寻亲、寻家人员一路前行,用实际行动见证了每一个团聚的温暖瞬间,更多亲人团聚的惊喜画面将在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长期上演……

当前位置: 首页 寻人要闻 详细内容

《寻亲的路》| 更年期妈妈皈依道教,刚成年的我百般阻挠,如今却悔不当初

原创     2019-10-18 15:55:20


在张彪的记忆里,妈妈田彩凤是最疼爱他的人。但他万万没有想到,有一天,妈妈竟会弃他而去。更让他饱受煎熬的是,几年后,妈妈的下落竟成了至今未解的谜!

 

田彩凤与爱人及儿女的合影

 

小时候,家住山西省太原市小店区的张彪,最喜欢傍晚坐在院子里,等待下班回家的妈妈。一看见妈妈,他就会迫不及待地抢过妈妈的包,因为他总能在包里翻到妈妈给他带回来的好东西。


美好的童年记忆,除了新奇的东西,自然是玩耍了;而张彪的玩耍,有一半是从坐着妈妈的自行车开始的。妈妈只要一休假,就会骑着自行车,带着他四处游玩。

 

田彩凤失踪前照片

 

随着一天天长大,张彪进入了青春叛逆期。他明知妈妈的叮嘱与说教是对他的关心,可他总是感到很不耐烦,认为更年期的妈妈太能唠叨。他不仅经常顶撞妈妈,甚至有时还会撂出几句特别过分的话。每次一说完,他就会后悔,但他却不肯向妈妈道歉。他觉得妈妈最疼爱他,会包容他的所有任性。


直到2007年初,从妈妈口中得知她要离开家去晋源区北极宫修行的那一刻,张彪整个人都懵了!

 


图为田彩凤经常携带的背包

 

妈妈退休后,经常失眠,身体也不太好,还做过一次小手术。后来,在周围朋友介绍下,妈妈开始接触道教,并在自认为身体状况大有好转后正式信仰道教。这些情况,张彪都非常清楚。他不反对妈妈信教,但他从没想到妈妈竟会因为信教,离开他,离开他们的家!


除了姐姐,张彪跟家里其他人都非常反对妈妈的决定。然而,妈妈不顾家人百般劝阻,最终还是去了北极宫。

 


田彩凤失踪前照片

 

在妈妈离开家的头一年,张彪频繁前往该宫观劝说,希望妈妈跟他一起回家。但妈妈不仅没答应,还为了躲避他,悄悄去了外地的一家道观。


经过姐姐的多番劝说,半年后,张彪口头上向妈妈妥协了。他不再坚持让妈妈回家,妈妈也从外地的道观返回北极宫,并接受他们姐弟俩每隔一段时间的探望。但在张彪心里,一直盼着妈妈能够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回心转意,让他重温一个完整的家的温暖。


然而,就在2012年4月初,妈妈毫无征兆地不见了!

 


失踪前一天的半夜12点,妈妈曾打电话到姐姐家,但姐姐没有听到。第二天,妈妈的电话就一直没人接听。当姐弟俩赶往北极宫时,发现妈妈并不在那里,身份证和工资卡也都没带走,其他人也不清楚妈妈去了哪里,只是有人猜测她可能随别人去其他地方闭关修行了。


姐弟俩随后去警局报了案,通过调查发现,妈妈失踪后不久,曾在距离北极宫十多公里的晋祠出现过。除此之外,没有更多线索。但是,姐弟俩一直在坚持。奔走在寻母路上的张彪,终于开始慢慢理解妈妈的选择。

 

 

“妈,您还好吗?自从您失踪后,家里人都非常担心您,也一直在寻找您。如果您真像别人猜测的那样,只是躲起来修行的话,我希望您能给我一个消息,别让我们整天为您提心吊胆了。在您失踪七年后,我终于能够理解您的选择了。正如姐姐一直对我说的:我以前总站在自己的角度看待问题是不对的,我应该尊重您的信仰。只要能知道您在哪里,过得安好,我们就满足了!与此同时,恳请广大爱心人士及网友们,帮忙扩散寻找,我代表我们全家感激不尽!”

(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  潮生)

 

 

手机扫一扫
访问本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