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http://www.zgszrkdak.cn或http://www.zgszrkdak.com)是国内率先开发建设的集失踪人口建档存档、启事发布、查询比对、大数据人脸识别及公众平台、影视新媒体传播等为一体的专业融媒体综合寻人服务平台,旨在助推广大失踪家庭寻亲圆梦。
2008年1月,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寻亲项目研发团队正式组建,各有关专家学者、技术人员、专职志愿者先后投身于寻亲平台的开发建设。2010年1月10日,主平台搭建及寻人认亲系统研发工作全部完成,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正式开通上线。
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平台上线后,相继建成纸质版和电子版相结合的两套科学、规范、精准的寻人、寻家启事档案;开通了覆盖全国独立省、区及国外35个区域寻人平台;成功创建“重点寻找”紧急寻亲服务专题并启动与之匹配的专业寻亲方案;国内首个“寻人影视”基地投产,大型公益寻亲纪录片《中国寻亲》和寻人短视频《寻亲的路》正式开播,全网收视;开设了“比对认亲”、“两微寻亲”、 “说说心里话”、“寻亲投票”、“寻遍中国”、“寻人大典”、“社会救助”等多个寻亲活动专题;刊发两期《寻人大典》和一套《寻遍中国》寻亲挂历;“中国寻人大数据”正式建成并全面投入寻亲;整合寻家资源,制作掌中“万人寻家图”并播发两期;成功研发“人脸识别”比对系统,实现了全网络寻人大数据资源整合并投入比对寻亲;与全国各地2000余个救助管理站和未成年人保护中心积极建立长效联合寻亲救援机制;与各地警方、DNA采血鉴定机构和各级卫视、网络新媒体等长期联合,献爱寻亲;相继牵手阿里巴巴大鱼号、腾讯企鹅号、头条号、百度百家号、搜狐、爱奇艺、芒果TV、新浪视频、乐视等30多家主流视频、新闻发布门户,携手打造新媒体影视寻亲“圆梦”效应。
多年来,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立足平台创新,牢记团聚使命,砥砺寻亲圆梦。始终坚持搭平台、送温暖、唱主角、促团圆,长期与广大寻亲、寻家人员一路前行,用实际行动见证了每一个团聚的温暖瞬间,更多亲人团聚的惊喜画面将在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长期上演……

当前位置: 首页 政策法规 详细内容

解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寻人网-寻人启事网-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     2019-03-27 15:50:35

最高人民法院出台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


问:能否介绍一下《解释》的制定背景和过程?
  答:2010年,最高人民法院牵头起草并会同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发布了《关于依法惩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的意见》,明确了“公安机关接到儿童及不满十八周岁少女失踪必须立即立为刑事案件”“以非法获利为目的出卖亲生子女以拐卖妇女、儿童罪论处”等制度和原则。近年来,随着依法严惩及综合治理措施的逐步落实,此类犯罪高发态势逐渐得以遏制。2015年,全国法院审结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案件853件、判处刑罚1362人,与2012年审结1918件、判处刑罚2801人相比,下降50%以上;2016年1至11月,全国法院审结618件,判处刑罚1107人。
  但是,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案件法律政策适用方面仍然存在一些争议,亟须明确。例如,什么是偷盗婴幼儿出卖?如何区分正常的婚姻介绍与打着介绍婚姻旗号拐卖妇女犯罪的界限?实践中认识不一。自2015年11月1日起施行的刑法修正案(九)对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罪作了重大修改,体现了对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行为加大打击力度的精神,如何准确适用相关条款,亟须司法解释予以明确。
  鉴此,最高人民法院刑一庭“妇女儿童权益刑事司法保护”课题组多次赴拐卖犯罪高发地区进行实地调研,在掌握大量一手资料的基础上,起草了《解释》初稿。之后多次召开专家论证座谈会,征求全国人大法工委、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等部门的意见,对《解释》初稿进行反复修改论证与完善。近期经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通过。


  问:《解释》制定遵循了哪些原则?
  答:一是坚持依法从严惩治,切实保障妇女儿童合法权益。拐卖妇女、儿童犯罪严重侵犯基本人权,社会危害性大。《解释》通过明确“偷盗婴幼儿”“阻碍解救”等法律概念的涵义,区分拐卖妇女与介绍婚姻罪与非罪界限,列举数罪并罚情形,体现了对拐卖妇女、儿童犯罪依法从严惩治的精神。
  二是坚持区别对待,切实维护家庭和谐与社会稳定。《解释》既体现有罪必罚,又根据罪刑相适应刑法基本原则和宽严相济刑事政策,做到罚当其罪,体现政策,区别对待,以分化瓦解犯罪,减少社会对立面。


  问:《解释》对拐卖儿童罪中的“偷盗婴幼儿”进行了解释,出于什么背景考虑?有哪些意义?
  答:不满一周岁的人为婴儿,一周岁以上不满六周岁的为幼儿。根据刑法第二百四十条规定,拐卖妇女、儿童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以出卖为目的,偷盗婴幼儿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死刑,并处没收财产。⇨下转第四版
  ⇨婴幼儿缺少应有的辨别是非和自我防护能力,刑法对偷盗婴幼儿出卖配置更重的法定刑,体现了对婴幼儿的特殊保护。司法实践中,趁监护人、看护人不注意,将熟睡中的婴幼儿抱走,属于通常所理解的“偷盗婴幼儿”,但这种案件较少。更常见、多发的案件是,利用父母等监护人或者看护人的疏忽,以给付婴幼儿玩具、外出游玩等哄骗手段将婴幼儿拐走,这种行为可视为是针对监护人、看护人进行的“偷盗”。这类犯罪严重侵害儿童身心健康,造成许多家庭骨肉分离,社会危害更大,但对该种情形是否属于“偷盗婴幼儿”,实践中存在争议。《解释》将对婴幼儿采取欺骗、利诱等手段使其脱离监护人或者看护人行为界定为“偷盗婴幼儿”,符合立法精神,有利于从严惩治拐卖儿童犯罪。


  问:近年来,媒体报道了一些妇女被拐卖迫使结婚的案例,也报道了非法中介借介绍涉外婚姻诈骗钱财或者拐卖妇女的案例,请问《解释》对类似问题有无相应规定?
  答:正常介绍婚姻与打着介绍婚姻旗号拐卖妇女是两类性质不同的行为。正常介绍婚姻有时也会涉及收取一定感谢费等钱财,但介绍人是明知男女双方地位平等的基础上,基于双方自愿,为促成婚姻的缔结而居间联系。而不法分子打着介绍婚姻的旗号,违背妇女意志,将妇女作为商品出卖给他人,侵害了妇女独立人格尊严,则是属于拐卖妇女犯罪行为。实践中,有些不法分子采取劫持、诱骗等方式限制妇女人身自由,或者采取扣押身份证件等方式,迫使妇女同意与他人生活、结婚,索取钱财。也有些不法分子以介绍婚姻等名义将妇女拐带至外地,利用妇女人地生疏、语言不通、孤立无援等境况,使妇女不得不屈从于行为人的要求,被迫与他人生活、结婚,不法分子借此索取钱财获利,同样违背了妇女意志,已构成拐卖妇女罪。《解释》以列举方式明确了实践中对是否违背妇女意志、是否构成拐卖犯罪有分歧的情形,有助于准确界定罪与非罪,依法打击拐卖妇女犯罪。当然,实践中情形很复杂,有些是伴随介绍婚姻引发的财产、感情纠纷,属于民事法律关系范畴,应当根据主客观要件准确甄别。鉴于以介绍婚姻为名,与被介绍妇女串通骗取他人钱财的案件也时有发生,《解释》规定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刑事责任。


  问:《解释》对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罪有关条款有哪些新的规定?
  答:刑法修正案(九)对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罪进行了修改,将原刑法规定“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按照被买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的,对被买儿童没有虐待行为,不阻碍对其进行解救的,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修改为“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对被买儿童没有虐待行为,不阻碍对其进行解救的,可以从轻处罚;按照被买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的,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体现了对收买行为人加大惩治力度的导向。对收买被拐卖的儿童犯罪,《解释》将实践中较为常见的藏匿、转移被买儿童、经说服教育仍不配合等行为解释为“阻碍解救”,有利于加大打击力度。同时,为充分尊重被拐妇女的意愿,稳定既已形成的婚姻家庭关系,对妇女自愿继续留在当地共同生活的情形,《解释》规定视为“按照被买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但需注意的是,具备该情形,只是可以依法从轻处罚,构成犯罪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的,还要依法追究。


  问:《解释》在指导拐卖妇女、儿童犯罪审判工作方面还有哪些主要规定?
  答:对实践中发生的医疗机构、社会福利机构等单位的工作人员将所诊疗、护理、抚养的儿童出卖给他人的行为,《解释》明确规定以拐卖儿童罪论处。对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后又实施组织、强迫卖淫、组织乞讨等行为的数罪并罚问题;对出于结婚目的收买被拐卖的妇女,或者出于抚养目的收买被拐卖的儿童,涉及多名家庭成员、亲友参与的,《解释》规定对其中起主要作用的人员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的。



手机扫一扫
访问本页面